热电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热电阻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卓长仁劫机案谈判始末中韩交往的一次破冰之旅

发布时间:2020-07-20 15:53:33 阅读: 来源:热电阻厂家

作为2012年中国重要的外交纪念日之一,中韩将在8月迎来建交20周年。自1992年8月24日起,紧密的经贸、文化交往及官方互动,两国的相互影响水乳交融。

向历史回溯,围绕1983年5月卓长仁劫机案而展开的艰难谈判,可以说是中韩两国交往的一次破冰之旅。

当时,从沈阳飞往上海的296次航班被卓长仁等6人劫持,最后在韩国东北部江原道迫降。虽然当时两国尚未建立外交关系,但是从5月5日案发,到5月9日结束谈判,短短不到一周,双方就稳妥解决了这一事件。

1997年,已经赴台的卓长仁等3人因绑架杀人案被执行死刑,其他3人也淡出公众视野。而中国工作组历史性地首次赴韩国谈判,则推开了两国交往的大门。

就卓长仁劫机案谈判过程及其影响,《瞭望东方周刊》日前专门访问了当时担任中方工作组翻译的外交部退休官员蒋正才。

今年78岁的蒋正才是重庆人,毕业于朝鲜金日成大学朝鲜语文系。卓长仁劫机案发生时,他担、任外交部亚洲司一处(朝蒙处)副处长。他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参与中朝外交,直到1998年自中国驻韩国釜山总领事馆总领事职位上退休,是中国最了解朝鲜半岛事务的人之一。

当时,这个工作组不仅带回了被劫持的飞机和机组、乘客,也带回了两国改善关系的努力与希望。

蒋正才口述了处理这件突发,事件的始末。

意外的破冰之旅卓长仁劫机案发生在中韩关系比较微妙的时候。从整个事件的处理来看,韩国方面非常积极主动。这是当时的大背景决定的。因为我们先后和美国建交、和日本恢复邦交,韩国也就迫切希望与我建立联系。我们当时则主要是怎么走出去的问题,是怎么从文革那种封闭状态进一步开展对外交往的问题。

新中国成立以来,朝鲜问题一直是我国周边外交的重点之一。我们和朝鲜的关系非常紧密,战后也一直在援建朝鲜。

20世纪50年代,我们有明确规定:在国外,一律不跟韩国的外交人员打交道。当时规定得很具体,不能握手,也不能谈话。到了70年代初,情况有了一些变化,主要是韩国对我们的态度有了一些变化。

1970年,韩国在他们海域里发现了我们的一条渔船,是江苏启东的。过去他们发现我们的渔船都送往台湾,但这次放回来了。这个事情报到中央,周恩来总理马上就让我们去了解详情,他意识到这可能是韩国改变对华态度的一个信号。

从那以后,这种迹象越来越明显,尤其进入80年代以来,我在处理具体事务的时候经常碰到这种情况。驻外使领馆也反馈信息,说韩国外交人员希望和他们接触。

我们国内,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也需要考虑如何处理和韩国的关系。我们总的方针是要在外交上逐渐打开局面。其实当时韩国发展得很快,特别是他们申办亚运会、奥运会,我们去不去?这样的问题已经摆在面前,不得不考虑。

我们外交部主管东亚事务的人也好,中央也好,都在思考这个问题。当时我们还向中央上报想法,建议对韩国的态度要松动,不然我们没法出去。不过那时还没考虑建交问题,因为我们和韩国之间还有台湾问题。当时,我们的做法稍微有些松动,我们的外交官在公开场合可以和他们的外交官寒暄几句,握个手。

卓长仁劫机事件,就是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发生的。

1983年5月6日下午,我突然接到部里电话,要我赶快去一下。那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到部里才知道有架飞机被劫持到韩国去了,要赶快弄回来。

当时中央由谷牧负责,具体是由民航局局长沈图带队,外交部、公安部、新华社等部门的同志组成一个民航局工作小组。大家之前连个会都没一起开过,直接到机场上了飞机碰面,事情就这样紧急。

我当时对韩国比较陌生。我虽然学的是朝鲜语,但那是在朝鲜学的,和韩国的语言有很大差别。我对韩国的了解:也是通过一本叫《统一新闻》的日文刊物得到的。对韩国具体是什么样子,一点儿概念也没有。

部里交代我们,要注意政策,任务就是把人和飞机要回来。但具体怎么谈,通过韩国哪个部门谈,一概不知。

随身拎着20万美元现金飞机到韩国,我们刚走进金浦国际机场的候机楼贵宾室,马上冲过来一大群记者,围住沈局长提问。这种场面我以前还从没见识过,也没想到要在这种场合当翻译,只能硬着头皮翻。后来人家告诉我,我一张口讲话,他们就听出我是在朝鲜学的语言。

在介绍韩国官员时也很尴尬,因为不了解他们的情况,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介绍。那天在机场迎接我们的最高官员是韩国外务部政务次官补孔鲁明,他也是韩国谈判代表团团长。沈图就问我,这个职务是什么位阶,我一点都答不上来。后来才弄清楚,韩国外务部最高官员叫长官,接下来是次官、次官补,相当于副部长、部长助理。

从机场去酒店,陪我坐车的是韩国外务部亚洲局局长,前排副驾驶位上是亚洲局中国课课长。我的公开身份是翻译,何劳这样两个官员来陪我?我当时想他们应该知道了一些情况。

亚洲局局长一路上一个劲儿地跟我说:蒋先生,你看我们两个国家离得这么近,在历史上又那么多往来,现在这样是不是不正常?我感到很难答复,以我一个民航局翻译的身份,能说什么呢?只好微笑不答。

C 语言简介

react 好吗

TypeScript 简介与优势

相关阅读